话说在前头

老颜建议同事开个读书会,我马上想到也可用部落格来分享。

有时间的话大家聚聚分享阅读心得,没时间也可花个十几分钟在这里聊聊你都在读什么书,或是摘一两句书中名言让大家同思同悟。又或者在哪看到书店打折也可大大宣传。

如有兴趣加入成为分享人,只需电邮给我(小原)

唯一原则是,你分享时间不能多过读书时间。

Monday, March 24, 2008

随意逛逛

在商务印务馆,比较能看见商业味较淡的书。最起码,不会老是谈旅游,谈星座,谈一些美起名刺激人心,却无法作为隽永知识陶冶性情的。



像研究语言的学者,他们所出版的论文集,在市面上很难找到,因为这是小众读物,一般人没有阅读的需要,需要的人也未必会买。但是这里还是能够找到大量的学者论著,我也挖到了自己需要的修辞学论文。















善的教育,这是刘心武回忆,自己小时候看《爱的教育》,受之启发极大,现在写善的教育,作为一种东方的呼应。
写给小朋友看的书,想得到共鸣通常比较难,因为身为成年人一般上只能够设想孩子的心理世界,而这种角色扮演往往不能取得反响。
我这个教育工作者,自认儿童文学在很多时候不但只是写给小孩看的,也是写给那些念故事给小孩的大人看的。大人经过筛选,才会到孩子那头去。
所以说,要过两关取得共鸣真不容易!
善的教育使用的语言比较东方,虽然刘心武叫为人所知的,是他作为伤痕文学的领头人物,可近年来他的心血都放在写小朋友们看的书上。
当了家长的作家,难免在自己最亲近的骨肉上,得到特别多的灵感。沈从文也是因为和张兆和的弟弟接触多了,小说里特别多这种岁数的孩子。

下方撑开的陈丹青的纽约琐记修订版,增删了一些,补上插图,又出一本。感觉像SHE, Jolin换个包装增加几款月历,曲目没有改变,又能够再推出市场。不过这个版本确实concise许多。值得收藏。



fake globalization.
有些事情讲的是良心。在地铁上和老颜聊着现代人的谎言,所以看了这本书,也就认真地读起来,想知道为什么崇尚真实的人类,却喜欢把自己生活的世界,用各种谎言层层包裹着的。拆的人累,包装的人,大概也不轻松。




老颜向来不喜欢非艺术领域者,隔岸观火般地谈艺术~


显然,工具书,读书是一回事,考试又是另一回事。





























最后买下的是这两本:



这是一本从特殊角度来叙述的西方性灵小说。丑学是作者自撰的一个词,藉此重新解读西方的感性学。作者以一系列的叩问开启了讨论,将西方人感性心理的演变过程层层揭开……    因丑的介入,人类感性心理的空间得以拓宽。     丑,就像贝多芬《命运交响乐》里那个著名的三连音一样,来势汹汹地敲打着艺术的大门!    

“丑学”是作者自撰的一个词,藉此重新解读西方的感性学。作者以一系列的叩问开户了讨论,变“亦步亦趋的回顾”为一种“充满想象力的展望”,将西方人感性心理的演变过程层层揭开……
作者简介:

  刘东,现任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教授,《中国学术》(商务印书馆)主编。

====================================



内容简介
通过对中却文明甚至远古文明的遗迹包括洞穴画、岩壁画和其他视觉资料的研究和破译,揭示出未为人知的一些人类和史前时代的文明密码。

视觉人类学是一门全新的学科。人类学本身渊源久远、历久弥新,但视觉人类学在当今世界备受瞩目却颇有争议。随着摄影、电影、电视的影响力日广,学术界和传媒界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到了这个领域。

视觉人类学试图用文化发生和文化起源学、符号学的内容来研究人类的文化,用阐释人类学的理论来论证人类文化的生成和进化,用比较行为学的类比分析方法和心理学还原理念来重新审视和追溯人类文明的发达史。 视觉人类学不仅是一个记录和实践性的科学,它同时也提供方法论。 它昭示和启迪着文化研究者用立体和宏观比较、类比和平行研究的方法去探讨一些全新和未知的领域。 本书的重要特色在于给视觉人类学以缜密的定义并拓宽了视觉人类学的视野。

把视觉人类学的领域从一般公认的摄影、电影、电视等扩展到了史前学和原始物化的视觉资料上。通过对史前文明甚至远古文明的遗迹包括洞穴画、岩壁画和其他视觉资料的研究和破译,揭示出未为人知的一些人类或史前时代的文明密码或原型一母题来透析人类文明的宏观命题,在“食与色”、“(物质和生殖)两种生产”等人类进化和发展的命题上有着突破性的探讨和结论。 本书利用大量的珍稀图片和视觉资料来实证作者的理论,现身说法,图文并茂。

5 comments:

小原 said...

"老颜向来不喜欢非艺术领域者,隔岸观火般 地谈艺术"

其实我对这件事抱着开明态度。

像很多非宗教人士读了圣经就把耶稣或基督教批一批。没研究过宗教的人也爱把“宗教都是叫认为善”挂在嘴边。当真正的宗教人士开声时,有人又会说,:“我们不要听他们自己人自圆其说,我们要听其他人的声音。”或“请不要用圣经来证明圣经是真的。”诸如此类自相矛盾的说话。

内证不一定就是自圆其说,旁证也有其可考察度。

再者,如果生涩的学问给超男偶像推一推,反而因此步出象牙塔。哪怕百人当中有一人因此而得着入门的钥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们这一代人,何尝不是听着流行乐入音乐之门,看着漫画入艺术之门。

哈哈,当然这也可能是对老颜的错误阐释。 :)

老颜 said...

"老颜向来不喜欢非艺术领域者,隔岸观火般 地谈艺术"

我只是觉得文人一般都说不好美术,跟他们领域里的专业不对称。

就好象我有个聪明绝顶的朋友,(化学物理等各种学科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如今在某个海域里的油田工作)在考高中统考的时候,拿了9个A1,却偏偏拿了一科他自己也不熟悉的美术,认为他驾驭得了,结果多了一个C7。。。为什么要低估美术呢?

所以我是对那些以文学谈论艺术、以哲学谈论艺术、以科学谈论艺术的人有意见的。

"再者,如果生涩的学问给超男偶像推一推,反而因此步出象牙塔。哪怕百人当中有一人因此而得着入门的钥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艺术庸俗化是一种追求的话。当然我并不反对参与观看。

艺术和宗教还是不一样的,并不在于世俗价值的普及化。后现代艺术就是个好例子,证明大众都入门创作的话,艺术底线就都被混淆了,艺术美丑,一起变成观念的奴隶

小原 said...

这真是一个难题。

忘了是谁说过:“人人搞美术和没人搞美术都意味着美术要玩完。。。”

jean lau tan said...

老公啊,不是“宗教都是叫认为善”而是“宗教都是叫人为善”嘻嘻。。。

矛盾这句话好哦。用自己的矛来插自己的盾。哈哈。。。真的好矛盾

但我觉得所有的“宗教真的都是叫人为善”。只是我们只都知道要为善,但罪恶的那面却是我们伪善多过为善。

一杯水无论几清,只要放一滴什么什么,你也不敢喝吧。一个人无论几善,只要心想不善的事,在上帝的标准里。。。你认为还善不善呢?

世人犯了罪亏欠了上帝的荣耀。我有一张美丽的结婚照放在一个镜子模糊的相框里,我那原本美丽的光放不出来。老公啊,请问有没什么清洁剂抹一抹呀。不然丢掉换新的吧。但那像框我又不舍得咧。因为是我自己买的。宝贵哦。

上帝还好没把我们换掉,他用独生子耶稣的宝血为我们的污的罪通通都洗掉,好让别人从我们身上看见那上帝荣耀的光呐。不是你估!!!

老颜 said...

a jean, 你的说话真具睿智阿。我美丽的光也被我臭皮囊包裹着,发不出来!!不是你估!